福建快3

27加速器集成了魔兽加速器、暗黑3加速器、47加速器、steam加速器、传奇加速器 等网游加速工具 使用说明
点这里登录网站   没有帐号?点这里快速注册

当前位置: 27加速器 » 英雄联盟
魔兽世界 第426节 萨尔形影不离地跟着德雷克塔尔学习往泥土中
萨尔形影不离地跟着德雷克塔尔学习往泥土中的种子传送能量,这样它们在不久即将到来的春天就会生长的结实,来滋养正在母亲子宫中成长的动物,不管是鹿,山羊还是狼。他们一起请求融雪避开村庄,让他们免受雪崩的威胁。萨尔不管在力量上还是技巧上都与日俱增着,全神贯注地走在这条他踏上不久的道路上。当他看见第一朵紫黄色的花朵从容学中探出头来的时候,不禁惊喜万分。

萨尔外出集合神圣的兽群们,这样可以帮助萨满与元素们的沟通,当他从漫步中返回时,他惊讶地发现霜狼氏族有了另一个客人。

这个兽人是个大个子,尽管这个陌生人的披风紧紧地包裹着他,萨尔无法判断他的重量和肌肉。他蜷缩在火边,似乎没有感到春天的温暖。

雪歌冲上去嗅着锐耳的鼻子和尾巴,它外出这么久以后终于回来了。萨尔转向德雷克塔尔。

“这个陌生人是谁?”他轻轻地问。

“一个流浪的隐士,”德雷克塔尔回答。“我们不认识他。他说锐耳在山中发现迷路的自己,将他带到了这里。”

萨尔看着那个陌生人的大手中拿着的一碗炖肉,和氏族其他的人礼貌的关切。“你们接待他可比接待我的时候要亲切多了。”他说,带着几分不满。

德雷克塔尔笑了。“他只是来求几天的庇护,然后就继续上路。他没有带着一块被撕碎的霜狼氏族的襁褓布来请求被氏族接纳。而且他在春天到来,此时有足够的食物可以分享,而不是在初冬来到这里。”

萨尔不得不认同萨满的观点。他在那个陌生人身边坐下,极力想表现的得体一些。“您好,陌生人。你在外旅行多久了?”

这个兽人从头巾下的阴影看着他。他灰色的眼睛很犀利,尽管回答非常礼貌,甚至有些恭维。

“长的连我自己都没工夫回忆了,年轻人。抱歉地说,我还以为霜狼氏族只是一个传说,是古尔丹的党羽们用来威胁其他兽人的。”

对氏族的忠诚在萨尔心中激荡。“我们被错误地流放了,并且在这个严酷的地方活了下来已证明自己的价值。”他回答。

“但我以为在不久之前,对于这个氏族来说你也和我一样是个外来者,”那个陌生人说。“他们谈起过你,年轻的萨尔。”

“我希望他们说的是好话,”萨尔回答,有些犹豫该如何应对。

“非常好,”陌生人回答,神态高深莫测。他回头继续吃自己的炖肉。萨尔看见他的双手肌肉发达。

“你是来自那个氏族的,朋友?”

陌生人拿着勺子的手停在了嘴边。“我现在没有氏族。我一个人流浪。”

“他们都被杀了吗?”

“被杀,或者被俘虏,或者在灵魂深处……已经死了,”那个兽人回答道,声音中带着痛苦。“我们别再说这个了。”

萨尔歪了歪头。他在这个陌生人身边感到不舒服,同时也感到怀疑。他有些东西不太对劲。萨尔起身,点了点头,走向德雷克塔尔。

“我们应该监视他,”他对老师说。“这个流浪汉身上有些东西让我厌恶。”

德雷克塔尔仰起头大笑起来。“当你来到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怀疑你,而现在你唯一一个怀疑那个陌生人的。哦,萨尔,你要学的还有很多。”

整个晚餐时间,萨尔都装做若无其事地观察着那个陌生人。他带了一个巨大的包裹,不让任何人接触,也从来没有移动过它。他礼貌而又简短地问了些问题,并且极少透露自己的消息。萨尔所知的就是他已经流浪了二十年了,苟延残喘地怀念着往昔的日子,而并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。

有一次,乌索问道,“你可曾见过拘留营地?萨尔说关在那里面的兽人都失去了他们的意志。”

“是的,这并没有什么好吃惊的。”陌生人说。“没有什么值得为之战斗了。”

“有很多东西值得为之战斗,”萨尔的怒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。“自由。我们自己的世界,对我们传统的追忆。”

“而现在你们霜狼氏族藏在深山里,”陌生人回答道。

“而你躲在南方1萨尔反驳道。

“我没有号称要唤醒兽人们挣脱枷锁,反抗他们的主人。”陌生人回答,他的声音很平静,没有一丝怒气。

“我不会在这里呆多久,”萨尔说。“来年春天,我会重新投奔那位战无不胜的酋长格罗姆?地狱咆哮,帮助他高贵的战歌氏族横扫那些营地。我们会激励同胞们站起来对抗人类,那些家伙根本不是他们的主人,只是耀武扬威地扭曲他们意志的人1萨尔站了起来,他被这个陌生人的狂言深深地激怒了。他等着德雷克塔尔斥责那个陌生人,但老兽人什么也没说。他只是抚摸着锐耳,静静地听着。其他人似乎对两人的冲突很感兴趣,并没有打断他们。

“格罗姆?地狱咆哮,”陌生人冷笑道,轻蔑地摇着手。“一个备受恶魔折磨的空想家而已。不,你们霜狼有权利这样做,我也有。我见识过人类的能耐,最好避开他们,找个他们不会出现的地方躲起来。”

“我被人类抚养长大,相信我,他们并不是无懈可击的1萨尔咆哮道。“我想你也是如此,你这个懦夫1

“萨尔??”德雷克塔尔终于开口了。

“不,德雷克塔尔大师,我不能沉默。这个人……这个人前来寻求我们的庇护,在我们的篝火前享用我们的食物,居然还胆敢侮辱我们氏族和他同胞的勇气。我无法容忍这些。我不是酋长,我也不会声称自己拥有那样的权利,尽管我生来有之。但是我要宣布我个人向这个陌生人挑战的权利,让他收回那些在我的剑下粉碎的狂言妄语1